•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还未忘却翅子的扇动

范伯群兄是复旦大学中文系1951级学生,我在1953年入学时,他们是三年级生,高我两班。因为当时国家建设急需人才,高他们一班的1950级提前一年毕业了,于是他们就成为系里的老大哥,而且做了两年,从三年级到四年级。他们很乐意于做老大哥,但老大哥是不好当的,按照中国传统习俗,他们有着照顾小兄弟的责任,所以五一级这班人对我们五三级新生就特别关照,有些人还常到我们宿舍来聊天,帮助我们熟悉大学学习规律。(剩余5599字)

畅销排行榜
  • 面孔
    上海文学 2015年12期

    上海文学

  • 场景
    上海文学 2016年01期

    上海文学

  • 故乡
    上海文学 2013年06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