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下水道的终点

沈小刚一直想和沈金昌打一架,想了很多年了。

沈小刚已经很久没喊过沈金昌“爸”了,久得仿佛有一辈子。自打沈小刚有记忆起,他就不记得自己喊过爸。

沈小刚也已经很久没有喊过“妈”了,沈小刚十五岁死了妈。不过,有妈没妈区别不大,要不是断了零花钱,沈小刚早就把蒋来娣忘了。

蒋来娣没有死在东亭镇上,据说是客死他乡,一个叫云阳还是东阳的地方。(剩余12803字)

畅销排行榜
  • 面孔
    上海文学 2015年12期

    上海文学

  • 场景
    上海文学 2016年01期

    上海文学

  • 故乡
    上海文学 2013年06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