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痴心肠要在葫芦里装宇宙

人道是锦心绣口,怎知我从来病骨难承受。

兵戈沸处同国忧。覆云翻雨,不甘低首,托破钵随缘走。

——这首散曲的词句是宗璞晚年对自己的生活状态的写照。

自2000年春,宗璞患眼疾,常年奔走在医院。

母亲任叔明去世后,父亲冯友兰的生活和工作都是由宗璞照料,她说自己身兼数职:既是门房,又是茶房,还是账房。(剩余666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心锁
    上海文学 2007年11期

    上海文学

  • 谣言
    上海文学 2010年02期

    上海文学

  • 蛇尾
    上海文学 2012年09期

    上海文学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