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向纸鞠躬

母亲文化不高,但从小就教育我要敬惜字纸。她曾说:“书要轻拿轻放,重重一扔,书会被摔疼的。尽管摔疼了书也不吭声,爱书的人却能感受到它的痛它的疼。”外出游玩时,母亲见我好把书垫在屁股底下,便劝阻我:“这是对书的不尊重,书也会被你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母亲心疼一本书,其实是在心疼她最崇敬的中国文化。

母亲还说,屋下有猪,是个“家”;屋里有孩子呢,就是“字”。(剩余89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吃亏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10期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 刚与柔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10期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