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娘的面箩

从岁月里走出来,再回到岁月中,我就想起了面箩。

面箩是娘的面箩,娘拿锄头和镰刀的手一从庄稼地里闲下来,面箩又拿在了娘的手上。娘的手老是闲不下来,正如娘的脚板,一辈子都在一条路上往返。从晨露闪着晶莹,到半月挂上梢头,娘都没有止住过往复的脚步。

我家的面箩的大部分时光流水一样走掉了,惯常的日子是在西屋的一面矮墙上挂着,像个不言不语的小娃儿,耐着性子等待娘的召唤。(剩余140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不虚度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07期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 丑橘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07期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