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俺家的汉子

二十年前,我们是通过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而成为一家人的。毕竟快要迈进二十一世纪,这在当时为很多人所不屑。

十八年前,生完女儿,护士刚从手术室里把我推出来,他就急急过来,把温柔湿热的吻印上我的额头。不管众位亲友在面前,不顾一旁推手术车掩面而笑的大夫护士。

一家人围桌吃饭,他夹起一块排骨,咬了一口,转而放到我的碗里,说:“不好吃。(剩余1002字)

畅销排行榜
  • 秉性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19年11期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 向内活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19年11期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 正好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19年11期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