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画中人

如今艺术家在完成一件作品后,留下自己的签名,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但是历史上的一些不朽名作却并没有签名。拉斐尔在画《雅典学院》时,把自己悄悄地画在了右下角托勒密的边上,而且目光直视观众。图中其他的哲学家和思想家要么若有所思,要么三三两两地在讨论问题,视线都没有朝着画外。据说拉斐尔还把自己的情人画成了图中唯一的女哲学家希帕提娅,放在古希腊哲学家巴门尼德的身后。(剩余754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