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当音乐少了耳朵,只剩嘴巴

2009年,当时所在时尚杂志的工作让我陷入一种崩溃,用王朔的话讲,那也是一次精神危机。我对自己所写的东西产生了很大怀疑,虽然偶尔也写音乐,但是我那时候写的大都是汤灿、汪峰之类的话题音乐人。我记得很清楚这一动摇发生的时间、地点。那是下午3点多钟,在钱柜KTV边上的7-11便利店,那天的阳光很耀眼,有氤氲的光雾;我在门口和同事们聊了一会儿选题,抽了几支烟,腿就软了,当然我没倒下,还保持站立的姿势,但脑子里轰然而至的都是些飞快的短问句:你他妈整天写什么呢?

一个月后,我到了三联,辗转很久,又开始写起音乐。(剩余5545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