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迷途者归来

——《渡口,又一个早晨》(代后记)

此刻,耶鲁校园沐浴在冬日的初阳中。我的被自己称作“澄斋”(有张充和先生题署的额匾)的耶鲁办公室书案上,《渡口,又一个早晨》(以下简称《渡口》)的初始样书,就那样静静地躺卧在斑驳晨光里。

三十七八年前,我尚是中山大学中文系七七级的一位高龄老童生,二十五岁做“大一”新生,二十九岁方“本科”毕业,却顶着“大学不准谈恋爱”的超强压力,公然和公开追求低班女生,陷入了此生最为激情澎湃却又最为受挫受伤、不是初恋却远胜初恋的一场感情漩涡之中(真正的初恋属于知青时代的“革命爱情”,却完全不在“爱情”状态)。(剩余473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