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峡谷与拖拉机

致阿赫玛托娃

苦难不需要辩护。

苦难不需要辩护吗?身边的士兵

让冰封的枪刺重新吐露光芒

冬天总是那么浩大 你的身影

比苦难曲折——

但灵魂是直立的 灵魂

有火的光焰……大雪将牢狱

锁得更为昏暗 你

会在哪一种时刻 错过自己的

丈夫 儿子 和骨头一般

嶙峋的兄弟?

苦难,不需要诅咒。

苦难不需要诅咒吗?做一个

雪的女儿 也就同时做了

太阳的女儿 荆冠上开出花朵

而这些呓语般的花朵

让风 变得猛烈

苦难不需要救赎……

是那些花 一遍遍

捧起 自己红色的影子

是风在岩隙堆好最初的雪

风 让无尽的道路卷动

是火在自己的回音里 醒来

照亮夜色中战栗的安慰

是被荆棘刺伤的手

挥动 时间广袤的秩序

是一滴水寻找古老的河道

是水,又一次举起汹涌的翅翼

是山峦

搬动自己的悲凉——

是从梦境里再度升起的山

闪耀梦一样曲折的光芒……

麻 雀

说惯了方言 你让它进城

它先在城墙外的路口 一遍遍

练习问候的合适语气——

它喊另一些麻雀纠正它生硬的发音

别把稻草的吱嘎声说成黄泥之夜

让雨 花一般浮起 但必须

用它独有的颤响证实自己的伤痛

而虹的尾音有些泛紫

与洋芋及玉米穗的某种时刻

相近——别把山岩的影子

说成 大河弯曲的往昔

它压低了表示喜悦的高音

在尖喙上 试装风的各种警示

它想把街市中那些泥尘

说成 可以移除毛羽的奇迹

它说得有些倦了 太阳

浮升 它猛地多出了

四种淡蓝的影子

峡谷与拖拉机

废弃的拖拉机 靠近

父亲指认过多次的峡谷

它开始锈蚀 像天上那轮太阳

它咽下轰隆隆的声音

将身影 夯进水田与野风深处

它奔跑时留下的路线

属于火一般消退的年代 属于

杂草与孩童彤红的张望

它用四颗螺丝 铆紧

急剧下滑的黄昏

它复制过属于谁的酸楚?

有人将一只羊

拴在打盹的拖拉机上

羊用舌头 舔舔拖拉机前额

它试出了铁与油漆斑驳的温度

而一块铁将重新发出响声

红色拖拉机 将又一次

压低风雨构筑的峡谷……

晃动的大地

晃动:光芒拍醒的巨石在晃

动。(剩余137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