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雪与归去来

圣彼得堡,洗衣河畔,好大一场雪:我从一家旧货店里出来的时候,不远处,教堂楼顶的十字架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浮肿了起来,形似一顶高高在上的帐篷。夜晚正在降临,而雪却下得越来越大,雪之狂暴几乎使一切都在变得停止不动:灯火周围,雪片忽而纷飞忽而聚集,就好似一群群正在围殴苦命人的暴徒;远处的波罗的海上,军舰们沉默地矗立,似乎大战刚刚结束,又像是全都接受了自己永远被大战抛弃的命运。(剩余805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