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蝉 琀

1

江面白茫茫的,氤氲在极浓的水汽里,两丈以外是看不清的,待看清眼前事物,已至跟前,渡船便是这般突然出现,恍若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这时辰里,坐船的人稀罕,岸上除了元子,还有一年轻姑子。不等渡船停稳,姑子便一拧身,急急跳上了船,嘴里不忘一句埋怨,二爷,今儿个咋这么许久?都等了几盏茶汤工夫。二爷也不搭话,把船慢悠悠地掉了个头,驶向看不清的江水深处。(剩余1165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