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囚 鸟

黑豆饭躁动着香热的白雾,饭粒滚过一层橄榄油,晶莹透亮,像抛过光。齐名想起《酉阳杂俎》里提及的玉屑饭。如果玉屑饭真曾存在,那它一定是抢在小冰期穿过了白令海峡,一路向着温暖的热带海湾进军,最终在世界并不起眼的角落开枝散叶,成为这里的众生日常享用的一大主食。齐名满足地关上思绪,稀里哗啦,四五口把碗刮剩一层薄薄的油,然后嘬着牙花子,慢慢踱向吧台,屁股拱上那张脱皮的长腿凳。(剩余2231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