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剩下的半生只是借来的

大地像一张苍茫的脸

我住在大地虚构的寺庙,穿堂风卷起落叶

飘落佛前,钟声犹如张继的呼吸

夜半后,这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接受皈依

却始终难以忘掉颠沛流离,仿佛

承受人间的袅袅炊烟就是继承祖先的遗产

那一亩三分地长满荒草,被埋葬的人

至今没有传来孤独的消息,此去经年后

我已经忘记了你的模样。多年来

我捧着半卷虚无谎称参悟草木春秋

而银装素裹的大地,让我难以辨别

地图上模糊的路,随河流背井离乡

二十八年来,债务犹如铜雀台的鼎镬

烹煮着最后的通牒;待我转身,望向故乡

四千一百二十里的尘埃,像高耸的墙

隔离出模棱两可的世界,所谓阴阳两隔,

“无外乎我用心跳缅怀一个人的欢声笑语

被缅怀的人在泥土里早已肝肠寸断”。(剩余252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