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摇篮与长夜


打开文本图片集

摇篮

我是你乳房的忌日——

夏日开场的一声锣响

灵魂的敌手抬着开花的棺木

走上山岗,走下山岗

妈妈,温良的雨夜,我是一根生锈的针

掉落在华北平原上无底的动静

谁在背过身去大口吞咽黑暗

动词的静电中——听见星星的碎片落入

孩子的瞳孔

寒冷的冬晨,我是警醒的饥饿

闲置在空碗中的一小块阴影——

父亲打不着火的摩托车“嘟克——嘟克”的噪音

谁将我出走的后背点着了火

沉钝的捣衣声,要把这些窒息的流水

捶平

——在仁慈的所向披靡中

我是你再也吻不出甜味的唇,静默中四面

不知所措的承重的墙

在墓畔

妈妈,我是你巧克力味的遗弃和印刷体的道别

发黄的纸上

一匹瘸腿的马儿——

在仰望故乡

长夜将尽

——致曼德尔施塔姆

凌晨三点,钟摆将失眠的枕头

漫漶成时间的泽国

“时间的食谱是胆汁”

——烛光的残骸溢满上帝的碗

分食着胆汁的街道,多像一只只站不稳的鸟

鸟的哀鸣穿透枪支的国度

这哀鸣来自地球之肺

——敌意延迟,以陌生的古老地名连接

“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

告诉我,谁听见了命运的摔门声?

陡峭的记忆,“熟悉如眼泪,如静脉

如童年的腮腺炎”

新鲜得,像钝器刚砸开的石头

——这些安静的子嗣,先于晨光诞生的细小肋骨

在灰烬余温的尽头,隔着

两代人的生死

——掘墓人,为避免与你的影子重逢

我拒绝了你从暗处递过来的灯

长夜将尽

光却在十里风暴中塌陷

天地难容的肉身和诗句,经受了怎样的

躬身之敬和屈膝之辱

——告诉我,沙粒吹进眼睛时

真理该以何种面目扶起历史的额头?

如今,海参崴的田野种满了

燕麦

因为这可爱的定语

我让这片埋葬你的土地,有了会飞的可能

阅读

你的号叫,是一道被光影凝滞的岸

风暴中,握紧柳枝垂怜塘沿的

一切声响

不要问这些迷途折返的缺席是什么

——垮掉,是水滴舍弃岩层罅隙的

所有耐心

谁在用转身背弃光芒

试图在黄昏的每个拐弯处加注标点

但愿你的愤懑不是符号,是真理

是月光撕裂水面的一种危险

——口吃的时代,危险是未解除警戒的陌路或穷途

只有把花朵的头颅砍下

美才能完成一次冒犯

轻雷滚过。(剩余1155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