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旧日的静定

到宜宾当日很折腾,飞机晚点,接我的师傅看起来是个硬汉。他就一个人,面无表情,举着牌子。我说你接的人是我。他就转头去开车了。直到开了半程,他突然递给我一瓶水,然后开始听许茹芸。公路上都是树,听说四川就都是树,以及连绵的、明灭的远山。还有坏掉的路灯,一闪一闪,隔三盏就有一盏坏的,如光的裂帛。可惜《泪海》里的裂帛,无论多么干脆都看起来有点娘。(剩余2322字)

畅销排行榜
  • 十月 2010年02期

    十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