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任清风送白云

疏林简净,载花将行。水落石出,野旷春明。念一个人,忆其性灵。思之思之,心与云平。

——题记

我是因为陈丹青先生,才知道他的。

我知道他的时候,他已经过世了。虽有相见恨晚之憾怅,但并不妨碍我喜欢他,尊崇他。

斯人已逝,幸而有诸多绮妙文字留下——《哥伦比亚的倒影》、《素履之往》、《即兴判断》、《琼美卡随想录》、《温莎墓园日记》、《我纷纷的情欲》、《西班牙三棵树》、《鱼丽之宴》、《巴珑》、《伪所罗门书》、《诗经演》、《爱默生家的恶客》、《云雀叫了一整天》……那么多的书,那么美的文字,还有殷殷推崇他的弟子陈丹青先生整理的听课笔记《1989—1994文学回忆录》。(剩余486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