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左钟的诗

机器之血

生锈的老机器自己走了出来,绑上履带

往事般地转动自己的身子

他不断抖掉自己的老年斑,像割破动脉一样

从身体里喷出淤黄的血液。

他不断地抽打河流,以鱼为食、以虾为饮。

只要满足了土壤的味觉欲望,

鸟儿也许会开花、树也许会飞翔。

机器,从转动之日起就意味着永不停歇

老机器更要发挥他的余热。效仿

他那永远的、不停歇的、熠熠的光辉岁月。(剩余191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