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烧法【外一篇】

乡人将柴火叫烧法,面叫吃法,前者事关寒暖,后者维系饥饱,至于为什么“烧”和“吃”与“法”粘连一处,就不知道了。

我们村在忻定盆地,两山夹一川。东山摇钱树,产梨;西山聚宝盆,有煤。这就很无奈,没煤缺树,烧法成了村人的心病。东山同川人春上梨树剪枝,粗的劈成柴,细的剁成段,都一尺左右,用米丝或草绳捆成一小捆一小捆,打垛在向阳的沿台上。(剩余500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