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脸盲是“可耻”的

有一回,我为法庭做翻译,犯事的是一个中国人,我称之伟哥,他被指控的案子是性侵。法庭审判当中,数次召集五六位证人。每次公诉人都问:在座的三个人,哪一个是当初侵犯你的那个?我作为翻译,和嫌疑人坐在一起,边上是律师。我们三个人中,律师是白人。公诉人是让证人在我和嫌疑人中二选一。嫌疑人和我碰巧那天撞衫,两人衣服都一样。(剩余339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