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陈文:每一寸缂丝,都是辽阔的岁月


打开文本图片集

宋徽宗赵佶曾在《碧桃蝶雀图》上形容“缂丝”:雀踏花枝出素纨,曾闻人说刻丝难,要知应是宣和物,莫作寻常黹绣看。大意是说这门技术太难了。为什么难?“缂丝”,音同“刻丝”,东汉《说文解字》记载:“刻,镂也。”以“缂”为手法,在丝绸上绘织出犹如雕刻出来的花纹。一件缂丝衣服需换上万次梭子,色泽选择范围多达上百种,层次分明,正所谓“一寸缂丝一寸金”。(剩余333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