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岁寒香气


打开文本图片集

冬天走在院子里,偶尔闻到隐隐的腊梅香,循香便能找到一株梅树,趁四下无人,剥几个花苞或折个小枝子回家插瓶,似乎是寒天里特有的乐趣。忘了哪年开始有折枝的嗜好,其实我少年时并不喜欢梅花,因为当年印象中的梅花只是被拟人化且赋予太多附加意义的一个符号,精神歌颂得多了,美反而不被关注。加之多见画里的梅桩,一贯概念化的秃笔飞白、虬枝苍劲,我想如果让旦角来扮演花,牡丹若是青衣,杏花便是花旦,那么梅花总得是老旦吧。(剩余155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