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只有一朵玫瑰是特别的,因为你曾为它浇过水

——属于普通人的街舞故事


打开文本图片集

笔者所在的“雍雄联萌”舞团参加“嘉禾好舞者”比赛,并取得冠军 图/本刊记者 梁辰

虽然不太好意思,但这个故事关于我自己。

我跳街舞多久了呢?这个问题不算太好回答。我的舞者梦,一直处于一个断断续续的状态,就像大部分普通的业余追梦人:5岁和10岁分别上过半年专业舞蹈学校,周末一帮严厉老师逼着小孩狠练基本功,痛到嗷嗷哭,最终没能坚持;但自有记忆起的几乎每个学年,只要有机会就会屁颠颠参加学校的舞蹈演出……

一点点接触到街舞大概是进入高中以后。(剩余2897字)

畅销排行榜
  • 声音
    南方人物周刊 2014年01期

    南方人物周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