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故事


打开文本图片集

带有记忆成分的词语“父亲”,对我来说,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是没有的。

现在,它也只是一个被铁路信号灯隔着的狭长树林里由南至北第四块墓碑上的刻字——20岁那年,我为父亲迁坟时,怕忘记他在庞大墓群中的位置而记下的。后来,这个词语衍变成了一个具体的数字:生于一九六零年七月,卒于一九八九年七月。生死都在七月,北方正热的时候。(剩余1532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