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旷野呼号

“抽了阿列克赛·托尔斯泰一个耳光……”后果很严重,契卡于一个五月之夜抄了曼德施塔姆位于莫斯科的家。那一晚,安娜·阿赫玛托娃正好在场。两位俄罗斯白银时代的大诗人目睹了十月革命后俄国大地上司空见惯的一幕。

曼德施塔姆的苦难不是从一记抽向文学界大人物的耳光开始的,一记耳光不足以让当局开动国家机器切断他的脖子。(剩余169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声音
    南方人物周刊 2012年02期

    南方人物周刊

  • 来信
    南方人物周刊 2012年03期

    南方人物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