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往生者的房间


打开文本图片集

7月初夏,台北近郊,专门清理“命案”现场的宇晏(化名)骑着重型摩托车,前头摆着个大箱子,“气势汹汹”朝我开来。“上车。”我使力跳上去。

这是一栋旧公寓,五楼,电梯坏了良久,上面贴着封条,这栋的住户们大概并不和睦(或不富裕)。宇晏在楼下给了我一顶帽子、一个N95口罩,“等下头发会沾到气味,非常难洗。”

之前采访殡仪馆大师兄的时候,他也跟我讲,尸臭味不是想象中的恶臭,而是一种难以描摹的、奇特的甜腻味。(剩余121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