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来信

我去年考了教师,被分配到一个偏僻的农村教书,教室还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修建的,出现了各种危楼情况,老师的宿舍还是教室的一个角落。学校一百多个学生,基本都是留守儿童,而最难接受的就是这些孩子大多数是家庭残缺,要么妈妈走了,要么从来没有见过妈妈,或者爸爸妈妈都不管……2020年了居然有五个学生没有身份证,是黑户,办不到户口,孩子们存在各种各样的心理行为上的问題,因为偏僻静没有好的教育资源留不住好的师资,这些都让我很难过,感觉力不从心,这条路要怎样才能更好的走下去,这是一个问题。(剩余64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