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来信

疫情期间在公司、小区登记的个人信息,马上就有了后遗症显现,让我不安和别扭。这么说—回到工作城市后,小区门卫到居委都能很熟练地和我打招呼,仿佛用X光重新认识了我,我的户籍、出生年月、住哪栋哪户、在哪家单位上班甚至职务、电话号码,都已不是秘密;从公司保安到HR到部门领导、同事以及集团信息登记群(因为一个圈子我一打听就知道),现在没有谁不知道我的出生年月,我的父母住哪处,我的详细门牌号,想了都发麻……

—早之晚晚(读微信公众号文章《我心疼池子,更担心自己》)

等電影院等很久了,具体等什么,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在等每周乘着半价票去看一次想看电影的满足,也许是对着新上电影的好奇,也许是对灯黑下来那一刻影院的期待,也许是对影片结束后独自一人享受影院那片刻的安静……太多太多了,我喜欢深夜场电影,喜欢用不贵的钱给自己充一次电,也许我喜欢的就是电影,影院中的电影。(剩余26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政策
    南风窗 2020年14期

    南风窗

  • 声音
    南风窗 2020年14期

    南风窗

  • 15/6
    南风窗 2020年14期

    南风窗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