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关于斯诺登的问答

哈佛大学东亚系主任王德威教授托《纽约时报》记者DIDI女士问我一个问题,后者为《解密》的英文版刚到杭州访过我。问题原文是英语,DIDI女士知我是土鳖,已经把它译成中文:

麦先生写的是中国的间谍/资料/秘密世界。他怎么看“斯诺登后”的全世界这个现象呢?我们是不是都住在一个间谍、密码数、阴谋、秘密的大道横行的社会?

翻译怪怪的,但我知道在问什么。(剩余1160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