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安息日的圣殿山

一踏进耶路撒冷,先生就说我像打了鸡血似的。

当约旦境内那连绵不绝、接天蔽日的土黄色渐渐退去,远处隐约浮现出一抹绿色,一抹久违的青翠时,不由得欣喜雀跃。我知道,这按捺不住的欢喜,不仅是因为这悦目的绿,更是因了它身后的那座城。

耶路撒冷,一个闻之令人动容的名字。

在我的课堂上,它年年被提及、被讲述,一部西方文学史,耶路撒冷是它不可或缺的底色,是它的精魂所在。(剩余278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美文 2020年16期

    美文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