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小行星上的托儿所

五十七岁那年,我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我做了一家托儿所的主管。

在月球上,去托儿所做工无异于社会性死亡,不过我不在乎——至少当时觉得没什么。陪伴我多年的爱人刚刚去世,他是在月球最大的地表设施里被一台出了故障的机器人压死的。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找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一个一百多岁、满身皱纹、活得比她的大多数亲眷都要久的老人告诉我,孩子是缓解悲伤最好的解药。(剩余1699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