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开始了,就非得结束吗?


打开文本图片集

张佳玮

“乘兴而来”的故事,中国人都知道。

王徽之在山阴,冬夜见大雪,酌酒,看四处皎然,彷徨,咏左思《招隐诗》;想起了戴逵在剡,连夜坐小船去见,天亮到门前了,转身回家。“吾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这事听上去,像苏轼夜游承天寺的翻转版……如果苏轼来个“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剩余110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