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万恶的小费

第一次接触小费,是在纽约的一个中餐馆,一个朋友请客。这是一个潮汕餐厅,老板、大厨都是潮州人,但华人大妈服务员来自台湾,从我们坐下那一刻开始,这位大妈就不断给我们灌输狂给小费为荣、逃避小费可耻的概念。“有一次,一个北京当官的吃饭没给小费就走了,我拿着叉子追了两个街区,硬是把小费给要了回来。”大妈比划着,很得意地说。(剩余100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来信
    看天下 2018年18期

    看天下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