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中国化武受害者艰难索赔路

——战争阴影还未结束


打开文本图片集

黑龙江省第二医院中毒科的病床上,刚输完液的李臣靠墙躺着,神情疲惫。他今年74岁,双眼已经浑浊,头部、脸部、手部、腿部能看到明显的烂疮疤痕。

他伸出双手,手指看起来比常人短很多,指缝粘连处全是白色疤痕,无名指和小拇指指缝处到现在仍在溃烂,枯如树皮的手背上还贴着刚刚输完液的白胶布。李臣的头顶处曾沾上几滴毒液,现在那里头发全掉,只有类似烫伤的黑色疤痕,就连这里的皮肤也浮肿得一按一个坑。(剩余5929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