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跨年时,我们究竟跨过了什么?


打开文本图片集

月缺为朔,月盈为望,从朔到朔,或从望到望,走完一个周期,叫作一个朔望月。图为月食过程

没人见过时间,却也没人不在它的流变之中。我们从未“眼见为实”,却早已对它习以为常,这难道不奇怪吗?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孔子道出了时间的特性之一,即永远往前,不能回溯。

时间像是一条长长的江流,其中漂浮了多少古今之事。(剩余381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