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与京都与书

坐上新干线,很幸运有个靠窗的位置。头靠着窗,打发一种静谧时刻微妙的尴尬,放任群山向后跑去。不知不觉,我仿佛在车窗上看见了叶子,那个《雪国》里青涩的女子:

这种时刻,她的脸上点了灯火,灯火流淌过她的整个脸庞。人物是一种透明的幻象,景物则是在夜霭中的朦胧暗流,两者消融在一起,描绘出一个超脱人世的象征世界。(剩余2291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