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医院的那个病房

2011年6月,接到姐姐的电话。母亲病了,癌症。姐姐哽咽着说已做了手术,让我不要担心,安心工作。我怎不担心?何况还有为期达半年之久的化疗。

我辞去工作,回到离家七年之久的家乡,家乡变化真大,而回家后的这一段时间,我大部分都在医院度过。闲暇之余,把自己的所见所闻略做整理。文章读来可能有点压抑,但每一个肿瘤患者背后都有一个泣血的故事,我的笔端难描他们心中凄苦的万一。(剩余3362字)

畅销排行榜
  • 洗脚
    江门文艺 2008年17期

    江门文艺

  • 黑痣
    江门文艺 2008年17期

    江门文艺

  • 小妹
    江门文艺 2008年17期

    江门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