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谢飞:我并不反对电影审查


打开文本图片集

坐在七八平方米的办公室内,没有暖气,年过古稀的谢飞却没有一丝瑟缩。他面色泛红,将棉衣的领口敞开着,时不时用手指梳理一下花白的头发,言语间总带着微笑。

宣布不再拍电影的10年后,他再次挺身而出,通过微博公开发表文章:“以电影分级制来取代行政审查,是我国电影事业发展面临的重要改革课题。”当然,他没忘记援引已故老艺术家赵丹的临终名言:“管得太具体,文艺没希望。(剩余287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悦读
    华声·观察 2020年12期

    华声·观察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