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澄洲映旧碧

申县里洋洋洒洒地飘了好几天的纸钱了,若是没风的日子还好些,一起风,铜钱状的黄纸在坑坑洼洼的石板路上四散,看着怪瘆人的。

倒不是申城棺材铺多,只不过是这里刚刚大办了一场丧事,死的是徐司令官的四姨太。

就在前两天的葬礼上,我见到了映澄,她跟以前一样,眼眸下平静如一泓深水,长长的睫毛掩盖住所有的情绪。(剩余938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