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铜雀锁

楔子

方墨其实不太记得她第一次见到方知同时,是个什么情景了。

她只知道自己最后一次见方知同时,两人都满身狼狈,那时五六个大汉堵在她的门口,扬言方知同已经在赌桌上把她输给了李员外的小儿子,他们是来带她回去成婚的。

她死也不肯出门,披头散发活像个泼妇——不,那时的她应该就是个泼妇,一边撒泼打滚着抱着门柱不肯撒手,一边搜肠刮肚、绞尽脑汁地挖出自己生平最恶毒的言语,毫不留情地泼在方知同身上。(剩余1011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