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南城秋晚文

什么都瞒不过他,他对于她的目的了如指掌。她嫁了一只蛰伏的兽。

姜云茴从苏老爷房里出来时,天已经沉下去了,短褂的听差规规矩矩地候在门外,像一尊尊鬼影的石像。这宅子太静,处处透着阴寒,女人的鞋踩不出声音,风也不敢肆意吹。

廊灯还没点,云茴的身形忽明忽暗,暗影的轮廓是一笔勾勒的简笔画,玲珑有致的曲线。(剩余10122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