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凝香骨

这些夜里,我总是听见一阵阵低回缠绵的箫声自院外清晰透进来,似带着无限凉意与哀愁。没来由地心尖一颤,绕着绣线的针便绵绵地刺进了手指。

而我却并不觉得痛。听自小照顾我的霜姨说,娘亲本就身子孱弱,又因受惊而早产,以至于我从出生便患上了一种怪病,即便刀切入肤亦感受不到丝毫疼痛,麻木得如同一尊人偶。(剩余916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执兰
    飞魔幻 2020年02期

    飞魔幻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