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的村庄我的诗


打开文本图片集

我的整个少年时代,都处于一种莫名的饥渴中。我身上笼罩着蒙昧深切的渴求,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仿佛身患无法医治的顽疾,唯有与大自然的草木江水待在一起,我才觉得安宁。

不止一次,我觉得孤独,内心痛苦,于是走到江边的水翁树下,紧紧拥抱大树粗糙的树干,感受着大树木质的温度,从中获得奇异的慰藉。

因为常抱着水翁树,我与它成了亲人,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我懂得,它是树叶精灵欢悦的歌唱。(剩余1938字)

畅销排行榜
  • 言论
    读者·校园版 2013年07期

    读者·校园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