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潮州 表面平静下的改变

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

十二月午后的潮州城,安静而闲散。我从香火缭绕的开元寺走出来,跳上一辆人力三轮车。“20块钱”,他说,“带你们在城里兜一圈。”

他的普通话说得费力、结结巴巴。由北方口音演变成普通话,只是近三百年的事情。我永远无法理解的潮州话,据说才是真正纯真的中国口音。翻开唐诗三百首,如果你用潮州话来朗读,每一句才抑扬顿措、合仄押韵。(剩余1513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