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聆听父亲


打开文本图片集

我父亲教我认字的招数极多,我不知道将来是否应该照样移植到你的身上。这一点着实令人困惑——我猜想我能够认得的字都与一连串定型定性的故事有关,于是这形成我对个别文字的成见。

我曾经跟你说过,祖家大门的一副对子是请雕工刻的,长年挂着,一到腊月底,卸下朱漆雕版墨漆字,重髹一遍,焕然一新。联语从来都是:“诗书继世,忠厚传家。(剩余143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