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爸爸去哪儿了


打开文本图片集

“母職惩罚”与“父职红利”

虹和丈夫同龄,读硕士时是同班同学。

2004年硕士毕业后,虹开始在上海某三甲医院工作,2006年生了孩子,母亲帮忙带小孩。医院的工作强度大,需要三班倒,于是她在2014年去了外企工作。两年之后,她又怀了二胎,由公公、婆婆和钟点工帮忙照顾家里。她发现外企的工作需要出差,工作时间长,压力也不小,于是,她在2018年辞职,去某地段医院工作。(剩余339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