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意林


打开文本图片集

管不了

刘墉

台北的秘书打电话到纽约来,说我的舅舅因为痔疮住院,要她转告我母亲。我考虑再三,怕85岁的老母亲为她弟弟担心,但觉得不说也不对,便还是告诉了老人家。“他住院,告诉我干什么?”没想到老人出奇地平静,“他病了,我管不了,就好像我前些時候也犯痔疮,他又管得了吗?大家都老了!谁也管不了谁,爱这些亲戚、小友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多保重!”

(余 娟摘自现代出版社《悲欢离合总是缘》一书)

记忆深处

王景

吴宓晚年记忆力衰退,有人来探望,他会闭上眼睛苦想半天,并用手指轻击脑袋,辅助回忆,最后却只能自言自语:“这位先生是谁呢?”有时甚至连同事的名字,他都想不起来。(剩余99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