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二美和祖母


打开文本图片集

祖父曾是個家无恒产的羊倌儿。

像他这样的人,在乡下人眼里,就是那种麻绳提豆腐——提不起来的人。无论兵火,无论争斗,无论“运动”,都跟他擦肩而过,全因为他是个羊倌儿。

羊倌儿在人生竞技场上是个边缘人物,充其量也就是个看客而已。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生活就是无味的、枯寂的。相反,在隐忍中,他充盈而自足,感受到了常人无从感受的美。(剩余141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读者 2020年18期

    读者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