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电影院里的电影和时光


打开文本图片集

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为了治疗他的坐骨神经痛,到巴登巴登的温泉疗养。为了消遣,他在电影院里消磨了好几个夜晚。他说,看电影时,感觉神经因为受到悦目影像的诱惑而逐渐迟钝,变得能够容忍那令人毛骨悚然的伪剧假艺术、可怕的配乐,以及对身心都有害的氛围。

黑塞在电影院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看女皇、剧院、马戏、教堂、古罗马角斗士和狮子,容忍他们为了可笑的目的把象征最高价值的标志全拿出来,法服和光环、十字架和帝国之球,还有人类灵魂各种各样的状况和能力,以及上百号的人和动物,这些原本华丽的夸示被没完没了、无可救药的解说词糟蹋得一无是处,被糟糕的编剧毒杀。(剩余73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读者 2020年18期

    读者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