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切都从咖啡桌开始


打开文本图片集

欧文·肖和塞林格,这两位美国作家的脸我总是弄混,当然我指的是黑白照片时代青春时期的脸,都是英俊、瘦削、浓眉,加上那个年代的忧郁。他们俩都是犹太人,欧文·肖的身份更复杂些,他是俄裔美籍犹太人。青春的美总是给人印象太深,以至于我潜意识里忘记了他们的老年形象。我对欧文的3本书印象最深,第一本是《幼狮》,已经出过中文版,他单凭这部战争题材的作品就足以跟海明威相提并论;第二本是我在布达佩斯的旧书店偶然看到的,不是小说,是跟匈牙利伟大的战地摄影家卡帕合作的《来自以色列的报道》,虽然最精彩的内容是卡帕的照片,而卡帕将英雄主义的色彩赋予他,让我对他刮目相看;第三本是匈牙利语的《巴黎,巴黎!》,那时我还没去过巴黎,是当旅游书读的。(剩余104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